登錄入口 | 設為主頁 | 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走進莒縣 > 歷史文化

周初莒國建都故址考

—— 西周 莒國 建都

   稿件來源:莒縣縣委黨史研究室   發布時間:2017-02-21

《漢書·地理志》瑯邪郡有計斤縣,班固自注:“莒子始起此,后徙莒。”唐代顏師古注:“即《春秋左氏傳》所謂介根也。語音有輕重。”

上面這段文字說明,莒國初建國的國都是介根,西漢時期在原介根故址設立了計斤縣,一個地址,兩個時期出現了兩個不同的名稱。班固與顏師古的觀點至今還沒有人提出異議,而且也是考證周初莒國定都故址的最有力的證據。問題就出在西漢的計斤縣到了東漢時期便撤銷了,以后再也沒有出現“計斤”這一縣治,西漢計斤縣并入到哪里去了呢?由于歷史久遠,現在出現了兩種差別很大的說法。

一說,認為西漢計斤縣位于今山東省膠州市境;二說,認為西漢計斤縣位于今江蘇省贛榆縣境。這兩種說法,按照現在的地理位置來看,分別位于不同的省份,南北相距一百余公里。

要了解計斤縣并入到哪里去了,就要沿著歷史的脈絡尋找線索。

《后漢書·郡國志》“東萊郡”下記載:“黔陬,侯國,故屬瑯邪。有介亭。” 南朝梁代劉昭注:“《左傳·襄二十四年》:‘伐莒,侵介根。’杜預曰:(黔陬)縣東北計基城。”計基,即計斤。

《左傳·襄公二十四年》,齊國崔杼帥師伐莒,“侵介根。”杜預注:“介根,莒邑,今城陽黔陬東北計基城是也。”

西晉杜預和南朝梁代劉昭的觀點是一致的,即西漢計斤縣并入到了東漢的黔陬縣。

晉代至南北朝時期,黔陬縣治始終存在。《晉書·地理志下》,城陽郡有黔陬縣。《魏書·地形志中》,膠州高密郡有黔陬縣。

隋代將黔陬縣并入到膠西縣。《隋書·地理志中》高密郡膠西縣下記載:“舊曰黔陬,置平昌郡。開皇初郡廢。十六年置縣,曰膠西。大業初,又以黔陬入焉。”

唐代又將膠西縣并入到高密縣。《新唐書·地理志》密州高密縣下記載:“武德三年置,六年省膠西縣入焉。”

宋代重新設置膠西縣,元代仍名膠西縣。明代撤銷膠西縣,更名膠州。清代仍名膠州,即今膠州市。

從上面的資料來看,周初莒國始建國的都城介根(即西漢計斤縣故址)當位于今膠州市。

持贛榆縣說的主要依據是酈道元的《水經注》。

《水經注·淮水》:“游水左逕瑯邪計斤縣故城之西。《地理志》曰:莒子始起于此,后徙莒,有鹽官,故世謂之南莒也。游水又東北逕贛榆縣北。”這段文字中的“計斤縣”,頗有版本爭議。

明代朱謀煒本《水經注》作“游水左逕瑯邪即丘縣故城之西”,民國楊守敬《水經注疏》同朱本。

清代研究《水經注》的趙一清、全祖望、戴震、王先謙等均將“即丘”改為“計斤”。原因是《水經注》下文有“《地理志》曰:莒子始起于此,后徙莒”的記載,這段記載出自《漢書·地理志》“計斤”下,所以,趙一清、全祖望、戴震、王先謙是據《漢書·地理志》校改。但是,明代之前的《水經注》版本,朱謀煒本號稱最善,趙一清、全祖望、戴震、王先謙研究《水經注》的祖本都是朱謀煒本,筆者未見趙一清、全祖望、戴震本,但據王先謙《合校水經注》、楊守敬《水經注疏》,趙一清、全祖望、戴震、王先謙將“即丘”改為“計斤”,并無版本依據,只是根據《漢書·地理志》推測。

我們先來看王先謙的《合校水經注》。《水經注》卷三十《淮水》:“游水左逕瑯邪計斤縣故城之西。”王先謙校:“官本曰:按,計斤,原本及近刻并訛作‘即丘’,今改正。按,朱訛,趙改,《刊誤》曰:‘即丘’字誤,當作‘計斤’。《漢書·地理志》瑯邪郡有計斤縣,若即丘則東海之屬縣也。趙《釋》曰:清按,計斤縣,杜預謂之計基城,樂史云:即《左傳》所謂介根城,皆音之轉耳。丁履恒曰:《寰宇記》計斤城在高密縣東南四十里。”(王先謙《合校水經注》卷三十,中華書局,20092月版。第455頁。)

這段文字中,所謂“官本”,即戴震負責校刊的武英殿聚珍版《水經注》;“原本”即明代朱謀煒校刊本;“朱”即朱謀煒;“趙”和“清”均指趙一清,其著作有《水經注釋》和《水經注箋刊誤》;樂史,宋代人,著有《太平寰宇記》。

王先謙的這段校注引用多家之說,看似嚴謹,實則前后矛盾,這一點民國時期楊守敬早就指出:“趙‘即丘’改‘計斤’,云:‘即丘’字誤,當作‘計斤’。《漢書·地理志》瑯邪郡有計斤縣,若即丘則東海之屬縣也。又云,按計斤縣,杜預謂之計基城。樂史云,即《左傳》所謂介根城。皆音之轉耳。全(祖望)、戴(震)改同。守敬按:《左傳》杜《注》稱,黔陬縣東北計基城。《寰宇記》,在高密縣東南四十里,去游水甚遠。即丘在今蘭山縣東南,實游水之所經。但莒子實起計基,酈引《漢志》,亦是計斤下之文,又綴以世謂之南莒,殊為差互。若以酈氏所敘實指即丘,而《沭水注》言,即丘為春秋之祝丘。莊四年杜《注》,祝丘,魯地。非莒國地。若云計斤在贛榆、祝其之間,則《傳》、《注》皆不可信矣。酈氏依附盲左,又墨守班《書》,何至違錯如此。考《漢志》東萊曲成下,治水所出,南至沂入海。說者謂沂字為計斤之誤。今本《水經注》缺治水,余疑此蓋其爛余之文。因‘即丘’與‘計斤’形近,淺人遂羼入之。其下,本謂之北莒,又因其地在莒南,改為南莒。趙(一清)氏等且將縣名改之,不知其方位全不合也。近丁履恒《游水疏證》考故城極詳,而亦沿計斤之誤,疏甚。至《地形志》懷仁有莒城,乃后起之名,與莒國無涉也。若西漢即丘屬東海,此作瑯邪,或酈氏筆誤。”(楊守敬、熊會貞《水經注疏》卷三十,江蘇古籍出版社,19896月版,第2567-2568頁。)

可見,《水經注·淮水》:“游水左逕瑯邪計斤縣故城之西。”的記載是有版本爭議的,不足為據。

另外,還有如下資料支持膠州說,而不支持贛榆說。

資料一,宋代樂史《太平寰宇記》卷二十四“高密縣”下記載:“計斤城,今縣東南四十里,即《左傳》所謂介根城。莒始封于此,后徙于莒城,漢以為計斤縣,屬瑯邪郡。”

資料二,清《嘉慶重修一統志·萊州府·古跡》:“計斤故城在膠州西南,古介根邑。”

資料三,《續山東考古錄》卷十四:“計斤縣故城在膠州西南五里,今城子村。”

資料四,譚其驤主編《中國歷史地圖集》“春秋時期”部分,將介根標注在膠縣(即今膠州市)。

資料五,《膠州市志》記載:“西周到春秋時期,市境內有莒和介國。莒,公元前1120(周武王十三年)始封少昊后裔茲輿期為莒子,建都于計(今城子村)。春秋時莒南徙(今舉行一帶),計為莒國的一個邑,治所在今市南關街道辦事處城子村。”同書又云:“西漢時,市境內除黔陬縣外,還有計斤縣……”(《膠州市志》第一篇第一章“建置沿革”,華出版社1992年版。)同書第二十九篇第三章“文物古跡”記載:“計斤城遺址。計斤城,莒國都城,莒南徙,以計地為介根,故亦名為介根城,位于城南城子村附近。1970年城子村尚有古城殘垣一段,高3余,夯土,柱洞可辨。”

資料六,《贛榆縣志》記載:“贛榆縣地夏以前屬九夷,商屬人(夷)方,西周歸莒、祝其2,春秋屬莒、郯。”又云:“前漢在境內置3縣,贛榆縣治今鹽倉城,屬瑯琊郡;祝其縣治今古城,利城縣治今利城,同屬東海郡。”(《贛榆縣志》第一篇第一章,中華書局1997版。)并未涉及計斤縣。

我們認為,酈道元《水經注》也未必就持贛榆說,只是古書在傳抄過程中出現訛誤,清代學者誤讀《水經注》,又被現代學者引用而導致錯誤。

(撰稿 莒縣史志辦公室 張同旭)

  

广元市人民政府 廉江市 | 南和县 | 格尔木市 | 固原市 | 石景山区 | 巴林右旗 | 淮南市 | 漳州市 | 东海县 | 大田县 | 偏关县 | 关岭 | 图木舒克市 | 延川县 | 八宿县 | 兰考县 | 陵川县 | 河间市 | 伽师县 | 汝阳县 | 和硕县 | 泰顺县 | 泸定县 | 平乡县 | 江都市 | 清新县 | 岫岩 | 巴林左旗 | 郑州市 | 湖北省 | 阳春市 | 平塘县 | 织金县 | 大竹县 | 南部县 | 陆河县 | 武陟县 | 呼玛县 | 丰台区 | 石嘴山市 | 基隆市 | 琼海市 | 黑龙江省 | 昌平区 | 阳西县 | 汾阳市 | 武冈市 | 安宁市 | 博客 | 伊金霍洛旗 |